<acronym id="gamoe"></acronym>
向北方 李象群藝術展10月27日沈陽開幕
2019-11-162273

著名藝術家、魯迅美術學院院長李象群先生的沈陽首次個展《向北方》將于2019年10月27日—2020年1月6日在沈陽紅梅文創園發酵藝術中心舉行。開幕時間為10月27日下午3:30。

據悉,展覽將囊括李象群先生2005年至2019年間的代表作品、手稿及兩部相關紀錄片,較為全面地呈現了藝術家的藝術創作思想,對于受眾來說,是一次難得的了解李象群先生藝術思想和創作維度的機會。
在這個讓人迷惑的時代,新媒體帶來的認知與傳統文化交叉與沖撞,使大眾困惑、盲目競爭、沖突無盡。李象群的藝術卻在此時以一種近乎微妙的方式應對這變化無常的時代,記錄著一次次穿越,展現對于本質的哲思
李象群的藝術狀態是純粹的,其作品是藝術家生命的又一種捕捉與呈現,在創作的空間中,非現實的捆綁沖撞現實的生命,蹊蹺而又神奇。請觀者跟隨其藝術作品的腳步,走入展廳,走入藝術家的內心深處。
本次展覽選取的作品,穿越了三個偉大的時代,并植根于當下語境。通過雕塑語言再現的努爾哈赤與康熙大帝,其一代梟雄的氣概與擔當,是沈陽的精神和氣魄;《堆云、堆雪》鑒于清宮文化的背景,奇襲當下,試問無法連接的場景,突顯藝術創造的直覺。更有新中國革命之烈焰,成就《紅星照耀中國》等,在時代風雨中,毛澤東及他戰友、行太行山、 頌延安,描述生命的燦爛輝煌。雕塑家李象群還以其本我姿態,與其同行,感知生命中的情感,擁有一顆勇敢的心,心無旁物。其作品閃現冥想式的自性之光,大愛無疆。
體驗其雕塑語言自然的外化,用具象闡釋人文精神,是藝術家生命隨著自然的本質的美的一種解脫。

李象群自北方土地哺育中成長,其作品貫穿東西方文化與美學思考,此次展覽是其回到東北后的首次個展,莊嚴又浪漫、是非現實的意的暢想,現實中具象的超然,讓人們振奮,是無法注解又無法無天的自由,瘋狂極至的可觀可嘆的藝術,不斷流淌的思維主流,初次亮劍。人類的藝術一定是翻越了上下千年,不朽的傲古,再借它幾千年長青永駐。其意想云里風里,在人間,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策展人   張燕楠
東北大學藝術學院院長

北,假星辰而辨向,亙古如是,遂為上也。劉勰之《文心雕龍》稱“經”為“恒久之至道”;又聞,南北之道謂之“經”。緣經而上,覓至善之道,必尊北為向。以北為歸,帝王皆尋其勢于紫微,故北向冠于三垣四象,北極之太乙亦得名“帝星”。

建之以常無有,主之以太一,以本為精,以物為粗,以有積為不足,是為道也。以本相之感,消刻意之精,以無有之勢,顯厚重之積,蓋“向北方”一曰:尋道于辰極太一;次之,象群先生生于北方,蒙風雪之淬煉,乘邊地之廣闊,感蒼茫于胸襟,念水土之本色,則“向北方”二曰:縱情于北國故里;再者,覽中華國運興衰,北方皆為圭表升斗,安北方者方可稱帝國盛世,故此,“向北方”三曰:論古今于須臾方寸,贊吾中華盛世于今朝。

《向北方》,乃象群先生回歸本源的表征性活動,其思想深處籍重返本源追尋世間終極之道,再現綿延流淌的歷史。然則,“向北方”并非駐足此,這“向”字便標注出意向性投射之“動”。此次展覽旨在使觀者感受象群先生雕塑作品之“動”,而透過這諸多“動”像,我們可參悟他深刻的歷史觀和藝術觀。

象群先生的作品著力表現時間的流動性。他通過解構《堆云·堆雪》作品中的歷史人物,完成了現代性的置入與時間流動的書寫;在《紅星照耀中國》等紅色主題的作品中通過對偉人目光與神態的刻畫,將我們引回到悠遠的歲月;在《道》的空白面孔上,實現了瞬間跨越永恒的效果;在《努爾哈赤》和《康熙大帝》中通過人面置換移動了年代的坐標,完成了時光綿延的再現。這些作品都在將復雜的歷史意識與哲學思考通過賦型于影像,實現了對時間的表現。更重要的是,他在雕刻時光的過程中所使用的手法不斷創新,保持著對自我的超越。

總體看來,象群先生構建的并不是身體的影像,而是影像的身體。身體是個體的軀殼,是固化的物理存在,是歷史中瞬間的顯現,這種顯現無法展示、標識歷史的流動與真相;影像是情境的再現,是處于歷史語境中主體的講述,是人與世界的交流,是由能動的軀體與流淌的時空的對話。因此,影像較身體而言更具流動性、更有歷史感,影像更有可能穿越時間的記憶,如幽靈一般超脫于生死的持存。這就是阿甘本所說的“魅像”,即身體的“運動能量與記憶立下契約。此處的契約指的是阿比·瓦堡(Abg Warburg)所強調的借想象性主題的原型和重復,表達“變動的生命”。瓦堡以運動中的身體再現呈現“變動的生命”。為了表現歷史中存在的生命和時間,象群先生并未塑造身體的影像,而是賦予影像以身體。這影像自然不是現成之物,亦非物理的存在,它是慈禧裸露的瞬間,它是《道》中各種動物軀體的組合,它是《紅星照耀中國》的神采飛揚,它是《山丹丹花開紅艷艷》的市井稚氣,它是《太行山》的移步掠影,它是《康熙大帝》《努爾哈赤》馬背上的神秘面容。

縱觀上述作品,靜而思之,或許我們會領略象群先生的深意:當影像在時空中流動,它如幽靈,充滿了虛無所敞開的空間,拖拽著我們體驗著時間的飛逝,唯有主體將意向投射的一瞥,捕捉住了那個魅影,它時而有頭無面,時而吳帶當風,時而嫣然一笑,時而惘然若失,時而衣冠楚楚,時而私處盡露,而這一切魅影的固化都將如水的時間裹挾而行,帶領我們穿越時空,重返故地。這種捕捉,不似偵探覓賊,刻意搜尋。與其說“捕捉”,不如說是“相遇”,然而,“相遇”一詞又將主體投入進影像,而失去獨立性。這種捕獲似驀然回首,恍然一瞥,驚鴻一現,魂牽夢繞......遠離處心積慮,恰似信手拈來,這便是雕塑藝術的化境。

當時間在單個形體中成功地流淌著,那無法遏制的滴答聲模糊了靜止與運動、時光與影像。作為結果,個體的生命不是被歷史抹去,而是完美地融入了“存在”這條無底無岸的河流中,奔涌向北 …… 觀者,則身在北國故里,匍匐于在藝術腳下,進入澄明之境。
李象群
LI XIANGQUN


作為中國當代雕塑的領軍人物之一,李象群將“新人文主義”理念融入到作品中使其作品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他所表現的肖像人物帶給人震撼與感動,雕塑在他的手中成為歷史的記載與延續,顯示出藝術家思想的強大力量。其雕塑代表作品有《堆云·堆雪》 、《紅星照耀中國》 、《陽光下的毛澤東》 、《我們走在大路上》等。多件作品被故宮博物院、中國美術館、國家歷史博物館、中國現代文學館、國際奧委會等收藏。藝術創作的同時,李象群在30余年的教學生涯中,培養出了大批的藝術人才。為中國雕塑力量的延續做出了貢獻。




乐福彩票